PART 3.2《初到北京后的選擇》

高鐵停在了北京南站,下高鐵后我們就在北京南站旁邊找了一個超級便宜的太空艙旅店。

這個旅店里貌似都是北漂的青年,所謂太空艙旅店就像下圖這樣一個個格子,每人只能住一個格子,不過還算干凈,其實很多北漂的人要是每天都能住在這里已經不錯了,住在狹小的地下室的人也很多。

我們住在這個廉價的地方其實也不是沒錢住高檔的酒店,主要也是對北京太不熟悉,感覺住哪里不重要,對于偌大的北京城也不知道哪兒是哪兒,隨便就近找了一個,也算體會了一次北漂青年的艱辛。

在這個低端旅店里,我看到很多北漂青年,白天上班,晚上回來后會苦讀學習到很晚,即便工作以后還要應付各種考試,他們以這種方式尋找讓自己變得更好的路徑。美國以前有個叫杰斐遜的總統說過:“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!”這句話被很多人誤讀為“每個人都有幸福的權利。”

在這里或許大多數北漂人對未來的未知都是恐懼的,他們甚至不敢想太遙遠的事情,因為充滿不確定,太難突破目前的現狀了。

而我卻非常興奮,我的未來雖然也有很多未知,但我有底氣與自信,此刻的我已然沒有任何顧慮和壓力。在大學的幾年里,我積累了足夠的經濟實力來養活自己,我有房產,我還有在業務上的經驗,我的父母也有獨立的能力暫時無需我負擔,我不怕。

這個階段里,我也不再急于創業,我想去一個優秀的公司里學習提升自己,也看看自己能不能為一家優秀的公司提供出我的價值。我相信:莫愁前路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。

而到北京的確一切也還順利。第二天我就去了我朋友陳鴻的公司參觀,陳鴻的網名叫“干爹”,也是在互聯網上因為合作而認識的,現已經是國內h5服務領域里非常優秀的公司, 彼時他剛剛創業做這個新的項目,記憶中那時候他團隊里才剛剛十個人出頭,租住在北四環邊上的一個商住樓里。

那天我們聊了好多,來北京的第一頓飯也是他請客的,他也非常希望我和我的小伙伴能加入他的公司。除了陳鴻以外我還有一個朋友也是一個創業公司,得知我來北京,也非常希望我能加入他們團隊。但是我更看好陳鴻的團隊,他們的能力很強,而且判斷力很準確,那時候h5還不是很火,他就下決心全力投入要做相關的項目,我內心其實相信他一定是能做起來的,現在看果然做得非常出色。

但我前面也說過,其實那個階段的我并不是特別想繼續創業。陳鴻的公司包括另外哥們兒的公司當時都是初創階段,和我在蘇州自己的公司狀態類似。我自己也一直是一個草根互聯網創業者,如果此時再去一個最初創的公司意義不大。

我覺得這時候我應該找一個相對更成熟階段的互聯網公司,去學習學習初具規模的互聯網公司是怎樣運作的,并且為之服務,做一些我沒有做過的事。

我在蘇州的時候有一個關系很不錯的合作伙伴,也是朋友, 后來他也來了北京,在一個叫楚楚街的公司擔任CTO高管,他和我說楚楚街這家公司現在正在快速成長,也正需要優質的人才,而且楚楚街這個公司也正符合我現在的求職標準,不大不小,業務本身也在快速成長。

于是來北京的第三天,我就去了楚楚街這家公司。當時他們剛剛融完b輪,員工數量也近200人。這家公司當時的主要業務還是基于淘寶客的電商,是國內最大的淘寶客之一。對于我來說這樣的業務規模已經很大了。

當我第一次走進這家公司的時候,我就感覺到氣氛和最初創的創業公司是有區別的,標準的前臺,寬闊的辦公空間,員工們正在井然有序地坐在工位前開展工作。

楚楚街的核心創始人叫呂晉杰和薄俊辰,他們年齡上也只比我大一點點,我是90后,他們應該是85后。而且他們也有過很深的草根站長的經歷,也是從草根站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,這一點和我很像,他們做事情既有很落地的一面同時也頗具企業家的視野。所以從價值觀上來說,我判斷我和這家公司是有共同點和相同基因的。

而且這家公司當時的投資方也是騰訊、聯想等知名機構,頂級投資機構的認可說明公司有巨大的發展潛力。

這家公司和我當時的標準非常契合,我不想去太初創的團隊也不想去太大的像國企一樣的集團公司。我認為楚楚街這樣的公司一定會帶我很快地成長。

那天我和ceo在會客室里聊了很久,應該說雙方都聊得很好而且互相滿意,我也當機立斷地決定加入這家公司。第二天我們就各自確定了我加入的時間和職務等等。

就這樣,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就開始了,也是比較順利 的。我是2014年9月15日開始到楚楚街正式工作,那時候的公司在知春路的盈都大廈。

宿命一般的是盈都大廈正是我在《夏令營后的重要決定》里所寫。初中十幾歲的時候我第一次來北京參加夏令營,我們班就住在這個盈都大廈正對面的大運村公寓,后來我每天上班,都能看到窗外的大運村公寓。

數年前初中時的我,曾在那里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,要好好學習,要考清華,要讓所有人為我而驚嘆,而彼時真沒想到,多年以后我竟然在此處上班了,人生很多事情估計早有隱喻。


上一節:PART 3.1《畢業!說走就走的新旅途》

下一節:PART 3.3《在職場快速進步的日子》

回到目錄